首页 新闻 赫德号外 以校为家 — 寻真英式精英寄宿

以校为家 — 寻真英式精英寄宿

 

英国的私立寄宿学校(boarding school)一直是 “精英教育”的代名词。此文将分享赫德学校青岛校区的助理校长汤伟之老师关于英式精英寄宿的探校体会

 

此前,汤校长拜访了包括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的母校拉德格罗夫学校(Ludgrove School) 、英国历史最悠久的寄宿制学校之一克雷格学校(Cranleigh School)以及赫德学校的姐妹学校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Hurtwood House)等在内的多所英国最负盛名的寄宿学校。

 
 

从伦敦希思罗机场一路驱车南下,萨里郡绵延的绿野在车窗里流淌。泰晤士河蜿蜒而过,几抹砖红点缀其间,仿佛布莱克的诗句在时光里停驻。

“在英格兰美丽的绿野上(In England’s green and pleasant land)”一句出自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1757-1827)《弥尔顿》(Milton)序言中的一首短诗,1916年被改编成歌曲《耶路撒冷》(Jerusalem)。

然而,这却不是我“归去凤池夸”的图景。此番远涉重洋,使命在身 — 探寻英式精英寄宿(British Elite Boarding)的真义。

 
 

家庭氛围和教养关怀

(Home Atmosphere and Pastoral Care)

 
 

教育者,总要俯下身子。在拉德格罗夫学校(Ludgrove School)的宿舍里,我俯下身子,在这个小男孩的床头,看见了家的模样。      

拉德格罗夫学校宿舍一

威尔士王妃黛安娜携两位王子入学

 

曾在这里寄宿就读的威廉和哈里王子并未享有“千骑拥高牙”的待遇。即使真正的贵族精英,对这所建立于1892年的学校来说,也需要床边的泰迪熊,需要舍监老师温暖的笑容,需要在每天的学习生活中应对成长的挑战。

 

每一位学生的姓名,都在入学时,而不是毕业时,被镌刻在学校餐厅的墙板上。陪同我们参访的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校长Cosmo一进门,就在密密麻麻的名字中找到了他自己的。一九八三年他入读的拉德格罗夫学校,永远是他的家。

笔者(右一)一行和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校长科斯莫(Cosmo Jackson 右四),拉德格罗夫学校校长西蒙(Simon Barber 右三)和舍监乔恩(Jon Pinchin-Hughes 右二)在学校餐厅合影,身后的墙板上刻着学生的姓名。

舍监乔恩(Jon Pinchin-Hughes)和学生交流

 

家庭氛围是英式精英寄宿首屈一指的精义所在。家的温暖,来自人的温度,来自让我们莞尔一笑或是热泪盈眶的点点滴滴。

 

 
 

全人教育和全面发展

(Holistic Approach and Holistic Education)

 
 

 

And our task is to educate their whole being, so they can face this future. By the way, we may not see this future, but they will, and our job is to help them make something of it. 

(我们的任务是全方位地培养孩子,这样他们才能面对未来。顺便说一句——我们可能活不到未来那天,但孩子们会。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在未来有所作为。)

肯·罗宾逊爵士(Sir Ken Robinson)

 

蜚声于世的教育专家肯·罗宾逊爵士(Sir Ken Robinson)在2006年TED大会上发表演讲《学校是否扼杀创造力》(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控诉了工业革命时代遗留下来的教育弊病,呼吁全社会齐心协力,推进知识教育(Knowledge Education)向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的变革。赫德学校无论在英国还是中国,都是全人教育的倡导者。

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Hurtwood House)都铎时代风格的宿舍楼

 

来自俄罗斯的凯特琳(Katelyn),和肯·罗宾逊爵士的孩子一样,就读于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她是一个舞者,喜欢拍摄和制作视频。在她桌子的一角,摆放着视频网站Youtube颁发的奖牌,祝贺她的个人频道订阅用户超过十万。

 

她自豪地与我们分享她对舞蹈和视频制作的热爱——没有什么,比找到自己的方向更让孩子们心满意足了。

俄罗斯留学生凯特琳在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的宿舍房间

 

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作为赫德学校的姐妹学校,在我们参访期间盛情备至。我每每问及英式精英住宿的真义,他们也表示一言难尽。但是他们分享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的每一位学生,都是一个完整而独特的生命。全人教育,来自于对学生个性的尊重,来自舍监和任课教师紧密无间的合作。

 

我们对英国精英教育的全部想象,都可以在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下面这个场景中找到回应:午饭后,创校校长理查德(Richard Jackson)和几位老师、学生自发聚集在历史悠久的宿舍公共活动室。

 

那些在新近举行的诗歌绘画比赛中获奖的同学,自信十足地轮流诵读他们自己创作的诗歌。孩子们全情投入,相互支持——没有什么,比看到孩子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更让老师心满意足了。

学生们在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宿舍公共活动室诵读诗歌

 

 
 

住宿活动和社交能力

(Boarding Activities and Social Development)

 
 

 

Why sit in a car or on a train or a bus for 45 minutes twice a day, or in a bedroom by yourself hunched over homework or a screen?  You could be spending those hours rehearsing for a play, having a band practice, spending more time mastering your musical instrument or your goal shooting technique, spending more hours perfecting that painting, debating or discussing politics or science or history – whatever is your passion.

(为什么每天浪费四十五分钟坐巴士或火车往返学校,或者因为电子设备和家庭作业成为低头族?你完全可以把这些时间用在戏剧、乐队排练,或者练习乐器、射门、绘画、辩论,或者跟老师同学讨论政治、科学和历史问题上面——无论你的爱好是什么。) 

克雷格学校的住宿生在礼堂里练习非洲鼓

 

克雷格学校(Cranleigh School)校长马丁·里德(Martin Reader)在5月3日召开的全英寄宿学校协会(BSA, Boarding Schools Association)年度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指出寄宿学校的毕业生总体上更加成功,因为他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电子设备上,而是用来发展自己的爱好特长。

 

克雷格学校的舍监告诉我,这幢古老的宿舍楼就叫做“老房子(The Old House)”,每天晚饭后,孩子们就在前面的草地上游戏运动。   

叫做“老房子”的宿舍楼

 

丰富的住宿活动是英式精英寄宿的精髓。住宿活动可以帮助学生建立友谊,挑战自己,也帮助他们真正放松下来享受游戏的乐趣和他人的陪伴。

 

在电子设备屏幕前无比孤独的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真正需要的,是与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其他人建立有意义的联系,就这一点来说,英式精英寄宿,交出了完美的答卷。

后记

 

赫德学校的英式精英寄宿不在于向工作繁忙、路途遥远的家庭提供便利,而在于提供不可替代的教育价值“。我总是如是回答前来咨询的家长。英式精英寄宿与其说是一种服务,不如说是一种传统。

 

这种传统孕育了日不落帝国引以为傲的绅士(Gentlemen)风度,正如意大利哲学家安伯托·艾柯(Umberto Eco,1932-2016)所解读的那样:“具有勇气、风格、能力,以及运动、军事、道德之能和道德之美”。